飞乐音响被判赔股民 1.23 亿元,315 名股民人均获赔 39 万元

文章正文
2021-05-16 09:52

IT之家 5 月 12 日消息 据上海金融法院微信公众号消息,5 月 11 日,上海金融法院公开宣判原告魏某等 315 名投资者与被告飞乐音响证券虚假陈述责任纠纷一案。根据一审判决,飞乐音响应向原告支付投资损失赔偿款共计 1.23 亿余元人民币,人均获赔 39 万余元。

5 月 11 日,全国投资者保护宣传日前夕,上海金融法院公开宣判原告魏某等 315 名投资者与被告上海飞乐音响股份有限公司证券虚假陈述责任纠纷一案。该案系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证券纠纷代表人诉讼若干问题的规定》(以下简称“代表人诉讼司法解释”)出台后普通代表人诉讼的首次全面实践。根据一审判决,被告应向原告支付投资损失赔偿款共计 1.23 亿余元人民币,人均获赔 39 万余元。

2020 年 8 月,原告魏某等 34 名个人投资者共同推选其中 4 人作为诉讼代表人诉称,其系飞乐音响(股票代码:600651)的投资者。2019 年 11 月,中国证监会上海监管局作出行政处罚决定,认定飞乐音响因项目确认收入不符合条件,导致 2017 年半年度报告、三季度报告收入、利润虚增及相应业绩预增公告不准确。原告认为,被告上述虚假陈述行为造成其重大投资损失,故起诉要求被告赔偿损失。上海金融法院作出民事裁定确定权利人范围并发布权利登记公告,根据《代表人诉讼若干规定》,经“明示加入”,共有 315 名投资者成为本案原告,其中 5 名原告当选代表人,诉请被告赔偿投资损失及律师费、通知费等合计 1.46 亿元。

被告辩称,该虚假陈述行为与原告投资决定不具有因果关系,原告主要是受到行业利好政策等因素影响而买入股票;被告股价受到系统风险的影响部分应予以扣除,且因被告经营情况恶化导致的损失属于正常投资风险,不应由被告赔偿,请求驳回原告诉请。

2021 年 3 月 30 日,4 名来自高等院校、行业监管部门的专家陪审员与 3 名法官共同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审理了案件。庭审中,双方当事人围绕被告虚假陈述行为与原告买入股票是否存在交易上的因果关系,被告虚假陈述行为与原告损失是否存在因果关系以及原告主张的律师费、通知费是否合理等争议焦点展开了充分辩论。庭审中就投资者损失核定还引入第三方专业辅助支持机制。

上海金融法院经审理认为:被告飞乐音响在发布的财务报表中虚增营业收入、虚增利润总额的行为构成证券虚假陈述侵权,应当承担民事赔偿责任。315 名原告均于涉案虚假陈述实施日至揭露日期间买入飞乐音响股票,并在揭露日后因卖出或继续持有产生亏损,应当推定其交易与虚假陈述之间存在因果关系。被告证据不能证明原告明知涉案虚假陈述的存在仍买入股票,也不能证明原告的交易未受到虚假陈述的影响,其提出的行业利好政策等因素不足以排除交易因果关系的成立,但其中受证券市场风险因素所致的部分损失与涉案虚假陈述行为之间没有因果关系,被告不应对此承担赔偿责任。法院采纳中证资本市场服务中心出具的损失核定意见,认定原告所应获赔的损失金额为扣除证券市场风险因素后的投资差额损失与相应的佣金、印花税、利息损失之和。证券市场风险因素采用个股跌幅与同期指数平均跌幅进行同步对比的方法扣除,该方法将大盘指数、申万一级行业指数、申万三级行业指数作为组合参考指标体系,充分考虑了投资者每笔交易的权重,能够客观反映不同原告持股期间因市场风险因素对股价的具体影响程度。对于代表人为维护投资者权利进行诉讼所发生的律师费、通知费,法院对合理部分依法予以支持,据此作出上述判决。

IT之家了解到,飞乐音响是新中国第一家股份制上市公司,股票于 1986 年 9 月 26 日在中国工商银行上海静安信托业务部上市交易。1990 年 12 月 19 日,股票转至上海证券交易所上市交易。这只股票也是第一批“老八股”之一。1986 年 11 月,飞乐音响股票还曾被当做礼物赠送给外宾。

文章评论